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大面积下架国产应用 苹果应用商店遭垄断质疑

发布时间: 2022-01-14    作者:宁夏自流平水泥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不明理由冻结厂商分成近一年 大面积下架国产应用

苹果应用商店遭垄断质疑

换了新手机本来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但对于在北京西二旗上班的小韩来说,确实有些高兴不起来。事情的起因是小韩.近刚刚换了.新款的苹果手机,但是原本在老手机里安装的游戏却死活也装不回来了。

“疫情之前我跟几个同事下班了经常一起聚个餐什么的,现在我们也是响应疫情防控号召,下了班咱各回各家,晚上一起在线上玩会游戏、聊聊天。”小韩对记者说,“但是自打我老苹果手机坏了之后,新买的苹果手机根本没法安装我们玩的这款游戏,现在大家伙都照常游戏、聊天,就我一个人脱离了‘队伍’。”

除了无法“归队”之外,小韩也对自己在游戏中的“资产”有一些担忧:“自打有了‘新冠’疫情之后,前前后后我在苹果手机的支付系统里花了一千多块钱了,现在新手机游戏都没法安装了,我这投入是不是打水漂了?”

应用被下架 结算遭冻结

国内厂商受困苹果App Store

本刊了解到,小韩和同事们在玩的这款游戏,是一款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类游戏。而小韩新手机之所以无法安装之前还能正常玩的游戏,根本原因是苹果系统自带的应用商店App Store“下架”了该款游戏。同时,由于App Store是苹果手机系统..能够使用的应用商店,所以在恢复游戏上架之前,小韩可能都没法回归他的游戏队伍。

带着小韩提出的何时才能在新手机上安装游戏的疑问,记者联系到了该款游戏的运营方金山游戏。金山游戏的一位负责人高经理向记者表示,用户小韩所提及的游戏确实被苹果App Store“下架”,这给需要更换新苹果手机的用户造成了很多不便;目前该团队还在积极与苹果App Store进行沟通,但是效果非常有限,金山游戏也希望苹果App Store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回复和解决方案。

据这位高姓负责人透露,何时恢复“上架”的问题其实完全卡在苹果App Store,“.早在2021年4月初,我们收到了苹果App Store关于停止结算的邮件,直到2021年6月中旬游戏被‘下架’,我们与苹果官方一直在尝试沟通,但是苹果官方始终没有给我们终止结算和游戏下架的具体理由。”

据悉,从2021年4月的终止结算开始,到2021年6月.终被“下架”,金山先后与苹果App Store进行了近30次沟通,包括邮件以及开发者账号进行沟通,但是得到的答复大多是“有进一步消息会再联系”,并无其他实质性进展。

不得不强调的是,根据苹果结算的“N+3”账期规则,该款游戏在苹果App Store的结算实际上从2021年1月末已经停止。这意味着过去的近一年时间里,此款游戏在苹果App Store实际上没有拿到一分钱的收入,但同时又要支付很高的成本,用以维持游戏在苹果系统的正常推广和运营——这对国内游戏开发厂商来说压力巨大。

更令金山游戏团队担忧的是,在苹果规定的30日申诉期,从与苹果App Store沟通的情况来看,游戏被下架、冻结结算的原因依旧不明,未来是否能够再次“上架”、何时“上架”、何时解除结算冻结都是悬念。这一情况对于小韩这样的玩家而言,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本土开发者权益须保护

苹果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垄断

发生在上述游戏和游戏用户小韩身上的事情,也给苹果App Store上的本土开发者权益保护问题提了个醒。而近期苹果App Store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应用“下架”故事,也牵扯出苹果是否存在涉嫌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

来自“七麦数据”的“下架应用监控”数据显示,2021年.后一个季度,被苹果App Store下架的中国本土开发者游戏总量上超过16000个,每个月下架游戏应用数量超过5000个,较第三季度有了较大幅度的提升。在为数众多的下架游戏应用中,除了涉及游戏版号、主动下架等其他原因之外,诸如金山游戏这样被“下架”并在积极争取“上架”的游戏开发者或推广运营方,并不鲜见。

记者了解到,除了这款游戏之外,金山游戏推广并运营的另一款游戏其实也遭遇过苹果App Store 的“下架”处理。该游戏团队一位负责人透露,早在2021年3月末,苹果App Store就曾经下架过这款游戏。

“为此,我们的团队只能启动了自查,在多次提交自查自纠的游戏包后,苹果App Store的反馈一直是审核失败,但是仍然没有告诉我们具体原因。”这位负责人说,“但是莫名其妙的是,直到6月中旬,我们的游戏又突然上架了,我们同样不知道‘上架’背后的原因详情是什么。”

在苹果App Store“下架”处理问题上,来自福建的李杰(化名)也有很多疑问。在2021年下半年,李杰团队开发的卡通风休闲闯关小游戏在苹果App Store上非常受欢迎,单日下载量曾经超过两千多个。但是突如其来的“下架”还是困扰到李杰,并.终影响到这款闯关小游戏的运营。

“其实.初收到‘下架’通知时没有怎么紧张,因为我们的游戏类型相对来说问题要少一些,找到问题修改一下应该就可以了。”李杰说,“但是在接下来与苹果App Store的沟通中,我们发现苹果官方的回复非常微妙,每次都有回复,但是又像极了机器人,千篇一律,对我们在问题整改上没有任何帮助。”

让李杰更加不能接受的是,作为苹果App Store在中国市场上的开发者,李杰的开发团队在与苹果官方沟通中必须使用英文,这对一个十几个人的小开发者团队而言非常困难。“我们都可以看懂一般的英文,但在关键问题上,比如在研究苹果的‘开发者协议’时,包含了英文、中文在内的多个版本。虽然官网有中文版,但不符合中文习惯,用词晦涩难懂,这样的设计对我们中国开发者非常不友好,我们无法很好地理解中文版,所以如果看英文原版,没有专业的英文翻译根本搞不定。”

而针对此事,致力于维护网络自由的电子边界基金会(EFF)对苹果的部分开发者协议提出过批评,指出其条款单方面偏向苹果公司利益,有妨害竞争和创新之嫌。除此之外,苹果App Store在“提成”问题上也被不少中国开发者所诟病。

一家在国内排名相对靠前的游戏开发厂商向记者表示,通常来说苹果App Store对国内游戏厂商的收入提成是30%,但实际上开发团队.终付出的成本,经常要远远高于这个数字。“国内开发者跟苹果App Store谈结算,必须得按照苹果官方的数据,这一点其实非常不科学。”上述厂商人士说,“游戏运营过程中经常要做一些推广、折扣和其他优惠活动,所以到结算的时候,你经常会发现自己算出来的结算数字和苹果侧的数字对不上,有时候甚至要被苹果App Store多扣好几个百分点。从国内游戏全行业来看,这肯定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数字。”

国内反垄断收获实质性进展

业内呼吁中国开发者抱团维权

对于上述中国本土开发者遇到的问题,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主任林蔚对本刊表示,苹果App Store在下架中国开发者应用、结算过程中的一些做法,已经涉嫌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

谈到“垄断”话题时,我们常常要谈及“反垄断”。通常来说,反垄断是指当一个公司的营销呈现垄断或有垄断趋势的时候,国家政府相关部门采取的一种干预手段,反垄断的本质是促进市场机制的良性运转和保证公平的市场环境。

作为发起人,林蔚曾在2017年代表国内数十家开发者企业,向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发改委举报苹果App Store涉嫌垄断。而针对苹果App Store的上述行为,林蔚律师呼吁中国本土的开发者利用好国内反垄断的有力武器,通过合法举报维权等方式,保护好自身权益。

林蔚认为,在开发者协议面前,苹果App Store一边手握生杀大权,一边又语焉不详,完全不顾及开发者对明确规则内容的关切,无正当理由下架产品,在官方语言和运营层面不直接面对国内开发者,也不对我们的开发者做合理解释,这在苹果App Store应用审核过程中经常能够看到。“所以说,苹果App Store的这些做法其实已经涉嫌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

在林蔚看来,苹果App store在中国的服务属于典型的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根据国务院《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的规定,从事经营性的互联网信息服务应该通过其在中国的运营实体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但苹果公司自2008年对中国的开发者和互联网用户提供应用程序销售平台服务以来,至今未在中国设立任何实体运营App store,也从未依法取得《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很好的一个消息是2021年国家反垄断局通报了118件‘反垄断’行政处罚案件,这几乎是2015至2020年6年间通报的总和,‘反垄断’话题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信号,它意味着国内在反垄断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定。”林蔚对记者说,“事实上,国家反垄断局有权力、有能力去搜集和调取诸如此类涉嫌实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垄断行为,它不是居中的‘裁判’角色,而是‘监管’的角色。”

虽然苹果App store目前尚未在国内遭遇正式的反垄断调查,但在国际层面苹果可谓官司缠身。早在2019年,经美国.高法院法官投票,.终以5:4的结果判决苹果公司在一项关于其App Store的反垄断案件中败诉。去年4月30日,欧盟正式对苹果发起反垄断诉讼,这是欧盟..对苹果公司提起反垄断诉讼。几乎与此同时,日本也正式对苹果展开反垄断调查。未来,苹果IOS的系统以及苹果App store所谓的闭环生态系统或许还将接受更多的考验。 本刊深度报道组

(——本文摘自北京晚报,如有侵权请联系宁夏自流平水泥的小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