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超40℃高温下,1.4万余名专业消防救援人员奔赴火场——为“火炉”灭火

发布时间: 2022-08-29    作者:宁夏废品回收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靠得.近时,张鹏距离火线仅有1米。一般情况下,靠近火线2-3米人已经热得不行。张鹏用灭火水带往身上冲水,全身湿透后跑回火线作业,很快衣服被烤干,便再回去冲湿,循环往复。他的脸被汗水、烟尘糊住,干了以后感觉就像被一个硬壳罩住了。

半个月以来,有着“火炉”之称的重庆接连出现山火。超40℃的极端高温天气下,1.4万余名专业消防救援人员陆续奔赴火场。超过3100台(套)森林灭火主战装备参与了这场战斗。

张鹏所在的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陇南支队重庆驻防队伍是.早抵达火场的队伍之一。16天内,他们辗转了9个火场。夜间,队员们听到林中的竹子、树木被烧到爆裂后发出的噼里啪啦声;各方救援力量前呼后喊,对讲机里一个指令接着一个指令传来;山头的风力灭火机一直在发出“轰、轰、轰”的“咆哮声”;水泵的抽水声几乎没有断过。

长寿区万顺镇火场明火被扑灭后,9小时内复燃了3次,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大理支队漾濞中队二班副班长杨云鹏称,当时像是“突然某个东西爆炸了,一下大火就着起来了”。那天晚上,队伍一直灭火到天明。

突然一阵风过,扑灭的火又被点着

近两年,森林火灾高发期,甘肃森林消防总队陇南支队所属合作大队在重庆靠前驻防。去年7-9月,在重庆驻防的张鹏和队友仅扑打过两起火势不大的火灾,且都是几个小时就扑灭了。

今年8月9日以来,全国出现罕见的极端高温天气,重庆连续多日.高温在40℃以上,重庆市北碚、巴南、大足、长寿、江津等地先后发生多起森林火灾。火灾发生后,甘肃森林消防总队陇南支队重庆驻防队伍、重庆市消防救援总队共1200余名指战员先期投入扑救行动。随后,应急管理部又紧急调派云南、四川省森林消防队伍1000余人进行跨省增援。

8月11日,重庆市璧山区七塘镇发生一起森林火灾,张鹏和队友仅用几个小时就扑灭了这场火势并不算大的山火。然而,这只是开始。从七塘镇到北碚区再到奉节……这十几天他们一直在山上,“从一座山到另外一座山。”张鹏回忆着。

“在我4年的扑火经历中,这是.严重的一次森林火灾了。”张鹏看到,这场火无论是从过火面积、火势强度、持续时长以及救援人员数量,都超过了他之前去过的火场。

突然一阵风吹过,火星就可能顺着风飞出了几十米,消防员身后已经扑灭的火线就又被点着。

8月23日傍晚6点多,四川省森林消防总队特勤大队二中队分队长罗泽彬与队友正在大足区万古镇火场火线上扑打时,突然起来的风把火星吹向了民房,因为半山腰有不少茅草,火势瞬间蔓延了约20米。火焰直接蹿上树顶,高度在10米以上,一下子从“地表火”演变成“树冠火”。

罗泽彬解释,按照常规处理方法消防员需撤离,然而,这种情况没办法撤退,如果火烧到民房,危险就大了。

当时火势太大,将一根正在扑火的水管都烧断了。罗泽彬带着一个分队使用风力灭火机和水枪尽力压制火线。新的管带运上山后,他们在民房周围又架了一个水泵,半个小时后,明火被扑灭。

北碚区歇马火场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8月24日深夜,张鹏和队友在沿着公路扑火时,一片火星飞过来,把身后的林子点着了,消防员被“夹”在了中间。瞬时火势较大,消防员沿着公路紧急后撤避险。后经研判,林火整体蔓延速度相对较慢,可以继续扑打,8月25日半夜1点30分,他们再次回到火线扑打,当日凌晨4点,复燃的明火被扑灭。

高温和运输难题

近1个月来,罗泽彬和队友辗转川渝两地,在高温下连续作战。在支援重庆火场之前,他们在四川广安、宜宾等多地扑火。面对高温,消防员每次上山前,都会喝两瓶藿香正气水。

在重庆火场支援的日子里,罗泽彬几乎都站在消防水枪枪口的位置,靠近火线.前端。靠得.近时,他距离火线仅有约两米。据他估计,这个位置的温度至少超过了60℃。

不管是火场“老兵”,还是“新手”,队员们没有一个人后退。罗泽彬说,“能不撤就尽量不撤,要尽早把火扑灭”。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特勤大队二中队担负北碚区火场攻坚战北线火头阻击任务。8月26日半夜1点,水枪手二中队班长唐涛在奋战了两个多小时后仍不愿下去休息。防护眼镜被熏得黢黑,眼睛也很难睁开,他声音嘶哑地说,“副班长,再给我拿1瓶藿香正气水”。副班长黄双恒给唐涛算了一下:“8瓶!你两个小时喝了8瓶。”

幸运的是,志愿者、消防员通过接力的方式将一些冰块、冰镇饮料送到了山上。轮休时,有人直接将其放在衣服内兜里降温,也有人拿着一大块冰啃了起来。不过,这些冰块基本无法送到火灾扑救.前线,难解张鹏他们的“近渴”。

重庆山高坡陡,不少火线在悬崖上面。除了高温,消防员面临的另一困难就是物资运送难。

向火线推进时,消防员除了要背重20多斤的风力灭火机,可能还要将水泵、管带等运上山。

在打火头攻险段,杨云鹏负责开辟道路、架设水泵。据他介绍,一般从距离火线100多米的山脚下开始背着水带往上铺,“火烧到哪儿,你就要背到哪儿,跟着火跑”。有的地方是悬崖,杨云鹏就先爬上去,用安全绳牵引管带拉上去;当遇到密林,就先用砍刀开路,后面队员紧跟着铺设,加快推进,争取灭火时机。

.后的攻坚战

8月23日,歇马火场火势凶猛,急需用水时水泵却出了问题。甘肃省森林消防总队陇南支队驻防队伍分队长凌杰带着5名新队员在巡查时发现,吸水管被几棵水草卡住了过滤口。凌杰随即跳入腥臭扑鼻的水塘,拉着吸水管往更深处走,直到对讲机传来了“供水正常”的消息。

此时,凌杰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流。在此之前,他曾发生剧烈腹痛,张鹏3次让他休息,他却又3次返回火线。就医后凌杰被确诊化脓性急性阑尾炎。24日凌晨,他从手术台上醒来,做的..件事就是拿起手机叮嘱水泵组的同事看好泵,输水千万不能停。

“这是.后的攻坚战了。”8月25日凌晨,重庆大足区万古镇火场的火即将被扑灭,罗泽彬发现,虽然队友已经连续奋战了4天,但大家都很亢奋。那天晚上,没人愿意去轮休,都想连夜把火线处理完。

8月25日凌晨4点50分,张鹏坐在歇马火场隔离带的边缘,5分钟前,火场嘈杂的声响在.后一个烟点处理完毕时仿佛戛然而止。他打开手机想把胜利的消息告诉凌杰,却发现凌杰的消息快了他一步:“指导员,提醒大家注意安全,小心点。”

很多好消息在这一天传来。据重庆市应急管理局消息,重庆铜梁、巴南火场已经取得突破性进展。8月25日上午8点,重庆铜梁区永嘉镇森林火灾明火已扑灭。巴南区界石镇森林火灾南线明火已全部扑灭,北线已保持无明火状态15小时以上,均无人员伤亡。

“太缺觉了。”火扑灭后,张鹏.想干的事就是睡觉。他说,一直在行动中其实不太容易感到疲劳,即使困了,就喝一些功能性饮料撑着。这些天他们有时彻夜战斗,一晚上.多睡过3个小时,不是在车上睡,就是在各个山头和衣而卧。有一天,在火场旁边,消防员唐召成手上拿着没吃完的面包,靠在树上就睡着了。张鹏既心疼这些年轻的消防员,又为他们骄傲。

火灭后,那些过火的森林由火红色变成了黑色。从火场撤下时,杨云鹏被烟熏得黝黑,他向志愿者借了手机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此前,在接到跨省驰援重庆的命令时,作为新郎官的杨云鹏正在办婚宴,向家人说明情况后便立即归队,由妻子和父母招待家中的客人。这也是1997年出生的杨云鹏..次到这么远的地方扑火。

众多志愿者的支援让很多人感动。重庆山路崎岖,大型车辆进山不易,很多摩托车骑士将这些消防战士载进山。一名大理森林消防员在感谢信中写道,重庆山火的歼灭也是重庆人民用摩托车载出来的。

离开重庆时,杨云鹏在感谢信中写道:“这次驰援重庆,让我深深感受到重庆不只有‘热度’更有‘温度’,大家的热情比高温更热,团结协作和守望相助比火光更亮。”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大理支队一名消防员告诉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随着他们所在火场的火全部被扑灭,映入眼帘不再是冲天的火光,而是漂亮的夕阳。

(——本文摘自中国青年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宁夏废品回收的小编删除!)